东汉末年,才女蔡文姬的逆天求生

icanpk.com 2020-04-26 01:20 行业动态

 


在古代,就有这么一位东汉女子——蔡文姬,她在中国“四大才女”排名首位,是名副其实的古今第一才女。她在前半生的时光里承受了太多的不幸,如果编写下来,那就是一部黑暗的血泪史,满满的绝望。

提起蔡文姬,先要从她的父辈开始说起,因为人不是孤立存在的,在古代,父辈的存在意义,往往决定了后代的前半生。她的父亲蔡邕是一代名儒,是妥妥的大文豪,而且,还是着名史学家,不光如此,蔡家家中还藏书多达四千余卷,不亚于如今的任何一个大型图书馆。

所以,蔡文姬的童年是幸运的,生在鸿儒大家的她,从小就浸泡在琴棋书画里,每一个细胞都泡出了一丝艺术气息。

据说,有一回,蔡邕正在弹古琴,突然断了一根弦,而远远在一旁玩耍的蔡文姬就告诉父亲:“父亲,第二根弦断了!”蔡邕低头一看,还真是第二根。但觉得女儿只是凑巧猜对罢了,便接着弹奏,故意拨断了一根,蔡文姬又说道:“是第四根弦断了!”

蔡邕有些吃惊,没想到女儿的音乐天赋居然如此之高,于是,便问女儿:“你是怎么猜出来的?”蔡文姬却说:“父亲,我这可不是猜出来的,是通过耳朵听出来的。父亲,您知道每根琴弦都是有不同的声音的,能听出每根琴弦的声音,那么,我自然就知道是哪根断了”。

这就是历史上着名的蔡文姬“听音辩琴弦”的故事。

父亲对蔡文姬那是百般的宠爱,所以,在蔡家的庇护之下,蔡文姬就像一只幸福的鸟儿,无忧无虑地长大成人。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纪,蔡邕就替女儿物色了一个好人家,男方是一个世家子弟——卫仲道,而且,卫家的祖辈来头更是不简单,有汉武帝第二任皇后卫子夫和西汉名将卫青。

蔡文姬对于这桩婚事很是满意,因为两人不仅家世相当、年龄相仿,才情也可一较高下。一想到婚后的生活,她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。谁知,幸福的日子才刚过去一年,夫君卫仲道突然患上重病,总是大口咳血,连良医都治不好,没多久,卫仲道便撒手人寰了。

就这样,蔡文姬从幸福的新娘一下沦为了守寡之人,而且,卫仲道的家人再也没有给过她好脸色,视其为晦气的“克夫”之人。让蔡文姬最难过的是,她还没来得及给卫仲道尚生一个孩子,谁能想到,丈夫这一走,她在卫家就成了一个讨人嫌的外人。

但是,蔡文姬还是有一些傲气的,她并不甘心浪费一辈子的时间用来守活寡,说到底,她就是不愿意没脸没皮的看婆家的脸色过着煎熬的日子。所以,她一腔孤勇地选择了和命运抗争——告别公婆,带上行囊踏上了返回娘家的路。经过了长途跋涉的艰辛,蔡文姬终于回到了让她安心的老家。

然而,她从父亲看向自己的那种充满怜爱的眼神中,还是捕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其实,蔡文姬生活的年代,有些不太平,东汉的政权早已风雨飘摇。权臣董卓独揽大权后,就开始把持朝政,而且,四处都有军阀混战,百姓也处于深水热火。而蔡文姬的家,就处在血雨腥风的中心地带。

蔡邕的社会影响力是巨大的,所以,董卓将这点利用了起来——命令蔡邕出来做官,好达到笼络人心的目的。蔡邕是不愿做奸臣的走狗的,便言辞拒绝了,但却没想到董卓拿蔡家家族的性命来要挟他。蔡邕为了保全家人的性命,无奈之下唯有服从了。



 

董卓看蔡邕已向自己屈服,大喜过望。短短三天,他就将蔡邕的官职连升三级,最后,升到了左中郎将。实际上,董卓还是非常器重蔡邕的,三天两头召唤蔡邕,不是商量国家大事,就是草拟政令。这让蔡邕感受到了从所未有的重视,感觉董卓就是他的知音。

但董卓可不是什么好人,他就像是一个混世魔王再世,太过残暴,所以,朝廷有不少人都在密谋如何干掉这只大老虎。后来,司徒王允通过貂蝉的离间,精心策划了一场刺杀,董卓死在了自己的手下大将吕布的刀下。董卓死了,本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好事,但蔡邕得知了这个消息,却长吁短叹起来。

就是这一声叹息,让王允很是生气:“你蔡邕居然为董卓叹气,那就是怪我王允不该杀他?”还没等蔡邕作出解释,一怒之下就将蔡邕给处死了。父亲被处死,就意味着蔡文姬失去了唯一的庇护。此时的她,内心悲痛不已,嫁给丈夫,丈夫就死了;回到娘家,父亲又死了。

于是,她开始怀疑自己:“难道我真的是一个灾星吗?”蔡文姬还没从失去父亲的哀痛中走出来,人生最大的一次劫难再次降临了。

董卓的旧部李傕、郭汜等人,勾结北方匈奴来东汉作乱,不但杀了王允,还将汉献帝给劫持带走了。匈奴则趁机烧杀抢掠,满眼望去,到处都是生灵涂炭。一片混乱下,蔡文姬与家人走散,最后,被匈奴人给掠走了。

那到底是怎样的一幅人间惨象啊?

在蔡文姬后来写下的一首《悲愤诗》就有详细的描述:

汉季失权柄,董卓乱天常。志欲图篡弑,先害诸贤良。

逼迫迁旧邦,拥主以自强。海内兴义师,欲共讨不祥。

卓众来东下,金甲耀日光。平土人脆弱,来兵皆胡羌。

猎野围城邑,所向悉破亡。斩截无孑遗,尸骸相撑拒。

马边悬男头,马后载妇女。长驱西入关,迥路险且阻。

还顾邈冥冥,肝脾为烂腐。所略有万计,不得令屯聚。

或有骨肉俱,欲言不敢语。失意几微间,辄言弊降虏。

要当以亭刃,我曹不活汝。岂敢惜性命,不堪其詈骂。

或便加棰杖,毒痛参并下。旦则号泣行,夜则悲吟坐。

欲死不能得,欲生无一可。彼苍者何辜,乃遭此厄祸。

边荒与华异,人俗少义理。处所多霜雪,胡风春夏起。

翩翩吹我衣,肃肃入我耳。感时念父母,哀叹无穷已。

有客从外来,闻之常欢喜。迎问其消息,辄复非乡里。

邂逅徼时愿,骨肉来迎己。己得自解免,当复弃儿子。

天属缀人心,念别无会期。存亡永乖隔,不忍与之辞。

儿前抱我颈,问母欲何之。人言母当去,岂复有还时。

阿母常仁恻,今何更不慈。我尚未成人,奈何不顾思。

见此崩五内,恍惚生狂痴。号泣手抚摩,当发复回疑。

兼有同时辈,相送告离别。慕我独得归,哀叫声摧裂。

马为立踟蹰,车为不转辙。观者皆嘘唏,行路亦呜咽。

去去割情恋,遄征日遐迈。悠悠三千里,何时复交会。

念我出腹子,胸臆为摧败。既至家人尽,又复无中外。

城廓为山林,庭宇生荆艾。白骨不知谁,纵横莫覆盖。

出门无人声,豺狼号且吠。茕茕对孤景,怛咤糜肝肺。

登高远眺望,魂神忽飞逝。奄若寿命尽,旁人相宽大。

为复强视息,虽生何聊赖。托命于新人,竭心自勖励。

流离成鄙贱,常恐复捐废。人生几何时,怀忧终年岁。

匈奴所到之处,就有围城屠杀,男女老少一个不留,遍地堆满了尸骨,而且,这些匈奴的马边挂着刚斩下的男人头颅,马后则绑着刚抢来的女人。这些大难不死的俘虏,在匈奴人那里根本没有所谓的人权,一路上,她们只要有一丁点语言上的交流,就会遭到匈奴人的刀剑棍棒伺候。

匈奴人对待这些可怜的女人就像赶着一群牲畜般,一路朝北,去他们的老巢——蒙古草原。

巴结领导这种事,是不分民族的。

所以说,这些匈奴士兵为了讨好领导,就将长相出众的蔡文姬献给了左贤王,这和历史上的文成公主、昭君等人以和亲的王妃远嫁异族不一样,她只是一个卑微的俘虏罢了。

之后,蔡文姬在匈奴这里,一呆就是十二年。期间,蔡文姬为左贤王生了两个孩子,然而,对于匈奴的环境——羊肉的膻味、马奶的腥味、群居的喧嚣、黄沙的呼啸、大漠的凄冷、言语的不通等等的这一切,她始终还是无法适应。但蔡文姬只是平凡的女子罢了,想改变现状是不可能的。

每每想起往事,她内心就开始悲伤起来。为了缓解自己的悲伤情绪,蔡文姬就以诗歌的方式记录下这些心事,谱成一首又一首琴曲。可是,每当她完成一个作品,就感觉自己又被凌迟一次,可是,她知道自己不能死,因为,她还有牵挂——那次逃亡中走散的亲人们。

不过,匈奴也会偶尔接待到从汉朝过去的客人。左贤王知道招待这些汉朝客人,最好的方式就是召唤蔡文姬表演,毕竟都是从中原来的人,起码符合人家胃口嘛。蔡文姬觉得这是难得的求救机会,于是,通过演唱自己创作的歌曲,努力发出求救的信号。

然而,她面对的大多只是大老粗,并没有听出她的“弦外之音”。就这样,每一次希望,在等待中慢慢变成了绝望。但蔡文姬回家的心还在,甚至,希望汉朝军队的铁骑能杀入这片土地,解救她们。当蔡文姬创作到第十一首“回忆录”时,奇迹终于发生了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蔡文姬和着血泪创作的词曲,渐渐传到了中原故土,同时,也传到了曹操耳中。曹操很是惊喜,一刻也没敢耽误就召来最信任的属下,商议以外交礼节的形式前往匈奴,要将蔡文姬赎回来。为了这次赎回才女的计划万无一失,曹操特意准备了千两黄金,五箱珍玩美玉等贵重物品。

在匈奴那儿的蔡文姬,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奴隶罢了,但在曹操那里,那可是价值千万金,因为,她不仅是蔡邕的女儿,还是远近闻名的大才女,更是汉朝公认的女儿!

曹操派出的使节团一刻不敢耽误,日月兼程,终于到达匈奴。蔡文姬得知汉朝使节团来接自己回家,有点不敢相信,方才见到使节的那一刻,有种做了一场大梦的恍惚感。而那些一同被掠走的中原女子,看见蔡文姬能回到家乡很是羡慕,与此同时,她们却也很是难过,一个个都哭到断肠。

没过多久,使节让蔡文姬清点行装,准备回汉。

就在那时,她的两个孩子从那一边跑过来,紧紧抱着她哭泣,求着她不要离开。蔡文姬再一次承受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,在《悲愤诗》中,她写下了母子离散的悲伤回忆:

......

儿前抱我颈,问母欲何之。人言母当去,岂复有还时。

阿母常仁恻,今何更不慈。我尚未成人,奈何不顾思。

见此崩五内,恍惚生狂痴。号泣手抚摩,当发复回疑。

兼有同时辈,相送告离别。慕我独得归,哀叫声摧裂。

......

对于匈奴人,蔡文姬是很痛恨的,对于故土,她又是那么思念,恨不得能长出翅膀飞回去。可是,她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啊。蔡文姬经过一番剧烈的自我斗争,最终想明白了一件事,如果任由私人感情驱使,可能自己一生都不能离开这地狱一般的苦海。

就这样,她毅然走出了这个“囚禁”了她十二年的毡房,什么东西都没有拿,只要是与匈奴有关的一切,她全都抛却了。在归汉的途中,她承受着与子离散的痛,也想起自己前半生遭受的种种磨难,写下了一段又一段诗篇,最后,写出十八篇离骚体诗歌,命名为《胡茄十八拍》,字数长达一千二百九十多字。

第一段

我生之初尚无为,我生之后汉祚衰。天不仁兮降乱离,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。干戈日寻兮道路危,民卒流亡兮共哀悲。烟尘蔽野兮胡虏盛,至意乖兮节义亏。对殊俗兮非我宜,遭污辱兮当告谁。笳一会兮琴一拍,心愤怨兮无人知。

第二段

戎羯逼我兮为室家,将我逺行兮向天涯。云山万重兮归路遐,疾风千里兮扬尘沙。人多勐暴兮如虺蛇,控弦披甲兮为骄奢。两拍张弦兮弦欲绝,志摧心折兮自悲嗟。

第三段

越汉国兮入胡城,亡生失家兮不如无生。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,羯羶为味兮枉遏我情。鞞鼓喧兮从夜达明,朔风浩浩兮暗塞营。感今伤昔兮三拍成,衔悲蓄恨兮何时平。

......

第十八段

胡笳本自出胡中,缘琴翻出音律同。十八拍兮曲虽终,响有馀兮思无穷。是知丝竹兮皆造化之功,哀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。胡与汉兮异域殊风,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。

尾声

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,六合虽广兮受之应不容。

明朝人陆时雍在《诗镜总论》中说:“东京风格颓下,蔡文姬才气英英。读《胡笳吟》,可令惊蓬坐振,沙砾自飞,真是激烈人怀抱。”

经过几个月的颠簸,离家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,蔡文姬内心开始紧张起来,不知道家中亲人是否还健在,亲戚故友们是否还安好?

终于,蔡文姬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土,随后被接到许昌,见到了曹操。曹操见到蔡文姬,大为吃惊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蔡文姬明明三十多岁而已,却没了往日的风采,脸上有不少被大漠狂风吹出的皱纹,往日充满灵动的一双眼睛如今满含心事,头发是那么粗糙干枯。

此时,站在曹操面前的蔡文姬,看起来就像一名街头流浪的老妇。

曹操知道蔡文姬在匈奴受了太多罪,好言安慰了许久,随后吩咐属下带她去休息一下。就在这时,蔡文姬开口问道:“魏王何时能送我回家?”曹操面对蔡文姬渴望的眼,最终只是叹了口气,回答:“文姬,你的家已经不在了,也没有家人了,没关系,这里就是你的家。”

其实,蔡文姬早已想过可能会是这个最糟糕的结局,可这些话从曹操嘴里说出来,她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在匈奴忍受了那么多年的耻辱,不就是为了能回家吗,可现在,我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了。心思细腻的大文豪曹操非常理解蔡文姬的难过,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,那就是有一个家。

但蔡文姬这样的女人,有谁能配得上呢?

这时,曹操忽然想起有一位与与蔡文姬同属老乡的有为青年——屯田都尉董祀,也算得上是一个优秀青年,而且,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,多少对蔡文姬疼爱一点。于是,曹操以父亲的身份,将蔡文姬许配给了董祀,但这只是他自以为是的天作之合,并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。

实际上的蔡文姬容颜早衰,内心也已千沟万壑,根本没有再嫁的心思。而董祀要比蔡文姬年轻很多,前途一片大好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他始终无法接受蔡文姬的过往历史,但曹命难违,他不得不接受这桩婚姻。对于婚后的生活,蔡文姬内心很明白,这只是名义上拥有一个新家罢了,而且丈夫董祀对自己是根本没有感情的,也不曾关心过自己。

没错,在董祀心中,蔡文姬是他的一个“累赘”,实实在在的击碎了他对爱情的一切幻想。因此,为了回避蔡文姬,常常以公务繁忙为由,很少回家过。随着回避妻子次数增加,董祀心态开始失衡,也渐渐失去了对生活的热爱,离堕落也只剩下一步之遥。

于是,董祀开始玩忽职守,自暴自弃,总是用酒精来麻痹自己。





 

董祀的堕落,终究还是给自己带来了一场灾祸。

他负责的屯田区,在秋收时没有收获到很好的庄稼,在整个魏国排名还是垫底的那一个。不仅这些,他因为疏于管理政务,导致治安事件频发。

由此,百姓们都抱怨:“这儿有个煳涂官,只知道喝酒,根本不管事!”

直到曹操收到举报信后,对董祀既失望又震怒。一气之下,当即就下了一道死刑判决书,并命将士送达之后立即执行。此时,有个好心的官员,连忙派人将这件事告知了蔡文姬。得知消息后的蔡文姬,眼看着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家,也不愿再失去一个丈夫,就顾不得形象跑向曹操府邸。

在奔跑的一路上,她的头发跑散了,鞋子也跑掉了,情急之下还摔了好几个跤。此时的曹操正在大宴宾客,但蔡文姬已经顾不上礼仪,愣是冲入高官满座的大厅,见到曹操后就扑通一声跪下。

她替丈夫求情的样子,可谓是声泪俱下。曹操也想起蔡文姬这些年过得不易,于心不忍地对她说道:“不是我不想饶他,可惜将士已经去执行了,恐怕没有什么办法了。”蔡文姬焦急说道:“魏王麾下良马万匹、虎将成行,为何舍不得派遣一个良将一匹快马去追回?”

蔡文姬为丈夫董祀求情时,天气非常寒冷,曹操见蔡琰没有穿鞋又披散着头发,于是,就赠给蔡文姬了头巾鞋子袜子。

曹操又问蔡文姬:“听说你家原来有很多古籍,现在还能想起来吗?”

蔡文姬说:“当初父亲留给我的书籍有四千余卷,但因为战乱流离失所,保存下来的很少,现在我能记下的,只有四百余篇。”

曹操说:“我派十个人陪夫人写下来,可以吗?”

蔡文姬说:“男女授受不亲,给我纸笔,我一个人写给你就是。”

其实,满座宾客都有看出曹操有意打算放董祀一马,就出来了几位亲信帮忙说话。曹操也就顺势收回了命令,当即就派人去追,总算在半路上将判决书收了回来。
 

董祀很快得知自己大难不死的原因,原来是蔡文姬舍命求情,也就在这时才幡然醒悟,他突然发觉到真爱其实一直都在身边。她只是一个受尽命运捉弄的可怜女人罢了,却还能保持爱人之心。而自己身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,对妻子却是如此无情,实在太不该。

从那之后,董祀对蔡文姬的态度就来了720度的大转变,用心呵护这个一直被冷落的伟大妻子。董祀为了补偿蔡文姬,不久就向曹操辞去了公职,他带着她,来了一次甜蜜的新婚旅行。两人就这么游山玩水,看起来仿佛就是一对神仙眷侣。

后来,他们游玩到陕西蓝田,蔡文姬十分喜欢这个地方,董祀也看出了妻子对此地的留念,就留在那里筑屋隐居,养儿育女,整理典籍。之后,将自己所记下的典籍内容送给了曹操,没有一点错误。

两人在蓝田一起度过了几十年的幸福时光。此后再无蔡文姬的相关记载,卒年不详。陕西省蓝田县三里镇乡蔡王庄村西北约100米处,有一处名叫蔡文姬墓的墓冢,墓冢高约8米,林木葱郁,属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20世纪90年代,蓝田县又在此建文姬展览馆一座,将文姬轶事及境内出土文物陈列展出,用四体书法镌刻《胡笳十八拍》于18块青色大理石上,墓前有蔡文姬雕像。

不过,在史书中,未曾发现关于蔡文姬归宿的记载。

在这里,蔡文姬用一生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:当生活欺骗了你,千万不要放弃希望,也绝不放弃信任,更不要不放弃自己,终能在暗夜中,开出绚烂的花朵。

 

 

上一篇:Google、baidu和Sogou的优劣势分析
下一篇:2011-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十年

猜你喜欢

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

138-519-41123